黔南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荒木經惟的私攝影

2019/06/07 来源:黔南州信息港

导读

荒木经惟的私摄影说来也巧,今年年初,我又在姚峥华的《书人小记》里读到关于台湾摄影家阮义忠拍摄妻子的故事,更增添了我对摄影家的兴趣。有一次

  荒木经惟的私摄影

  说来也巧,今年年初,我又在姚峥华的《书人小记》里读到关于台湾摄影家阮义忠拍摄妻子的故事,更增添了我对摄影家的兴趣。有一次,姚峥华跟阮义忠夫妇吃饭,阮夫人说起,阮义忠曾在她睡着时拍了她的脚发在上,还随手标注了“十八岁的脚”。阮夫人讲完,轻叹了声,在座的都笑了。阮义忠红了脸解释,那天的光线刚好打在妻子的脚上,他觉得很好就拍了下来,“虽然妻子已经不年轻了,但那双脚却像十八岁。很好。”“很好”这两字道出了阮义忠对妻子浓浓的爱。

  于是,當我在書店一堆新書中發現了攝影家荒木經惟的《其實我啊,相信寫真》時,毫不猶豫地打開了它。荒木在書中說:“我做人是不合格的,不過無所謂,我這個精于謀劃的攝影家不會因此反省絲毫。我只是想拍照,有算計地拍照。”對荒木來說,世上的一切都為攝影而存在。為了攝影,他可以犧牲一切,包括讓自己愛的人和別人分享他的愛。這本書分《通往寫真之旅》《拍攝天空》《謊言真實》《獻給彼岸的郁金香》四個部分。其中,《拍攝天空》是他紀念妻子陽子的,也是他柔軟的部分。有一張陽子吃魚糕的照片,他由衷贊嘆:“我真不愧是攝影天才啊。陽子的笑容太美了,就這么一直笑下去吧,我會繼續為你寫肉麻兮兮的情書的。”

  1989年8月11日,阳子被诊断出子宫肿瘤。8月16日,当阳子被推进手术室时,荒木开始拍摄天空。次年1月,阳子去世。他说:“失去阳子后,我只拍天空。”一直到次年5月17日,他才在自家阳台上拍完一张“空景”。后来,他把这些照片做成了“荒木剧场”,在《平成元年》出版纪念会上播放。面对那些“空景”,荒木哭了,可见他对阳子的爱有多浓烈。

  但从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妻子阳子的爱并不能阻碍他和别的女人接吻,甚至上床。或许,这也是他摄影事业的需要,也是荒木提倡的所谓“私摄影”前必经的步骤——挑逗,调动情绪,然后按下快门。

  在《男女之间隔着相机》这篇文章里,荒木得意,并妙趣横生地讲到了他拍摄女人的经验。他选拍的是再普通不过的OL,工作两年左右。拍摄时间是星期天的午后,自己拎着芝士蛋糕上门拜访。与姑娘父母郑重打过招呼,喝过姑娘泡的红茶,吃过蛋糕,然后上楼去她的房间,门留点儿缝(后来知道,这条缝是留给姑娘的母亲偷看的),打开音响欣赏唱片。一小时后开始接吻。亲吻结束,吃完姑娘母亲端来的水果。开始拍照。让姑娘脱掉毛衣,坐到床上,解开衬衫的颗纽扣,这才次按下快门。

内膜薄月经量少怎么调理
月经量少吃什么中药好
人流月经量少怎么调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