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網約車充值萬元戶變僵尸遭資本拋棄內外焦灼

2019/05/03 来源:黔南州信息港

导读

圖集  易到用車用戶反饋退款不到賬,近日被監管部門點名了。這不是約車近期首遭被詬病“耍流氓”:乘客吐槽漲價、拒單一再刷下限。看似優惠的“充值

圖集  易到用車用戶反饋退款不到賬,近日被監管部門點名了。這不是約車近期首遭被詬病“耍流氓”:乘客吐槽漲價、拒單一再刷下限。看似優惠的“充值返現”和被看似自愿的“高峰溢價”并不是想象的那末“美”;司機痛訴:“如今拆橋趕人走”;行業內更是頻頻爆出“核心團隊集體跳槽”……

视察发现,从挖角者到被挖者,昔日的互联行业“霸主”,在行业规范、市场变化等大势面前,却只知抱着资本的大腿,而并不主动提升服务与平台优势,一旦“缺钱”就矛盾四起,而这正与同享经济的发展理念背道而驰。

司机诉说:“我为啥既拿不到钱又退不了伙”

“专车刚兴起时,XX(平台名)怎么对司机的?又送又送水,又帮买车又帮买车险;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约车合法了,XX就开始玩‘变脸’,被排挤出局的正是司机……”一位曾辗转多个约车平台的司机告知,“多个平台都开始对司机下狠手。”

这一说法,在近一个月里得到越来越多约车司机的证实,他们反映的“不公平处境”,主要有“外地牌转正无门遭平台抛弃”“变相滞扣工资”“退车退伙门槛高”等方面。

一位准备退出广州市场的粤J牌约车司机深有感触:“即使在政策落地前一个月,与几家平台合作的本地车队中介还在疯狂拉人,口口声声许诺‘车籍不是问题,即便政策收紧,也可以转成高端车型’,没想到政策落地后,赶走的却是我们这些等待成为‘高端车’的外地车……”他坦言,过完春节后同行流失很多:“我们车队从刚开始三十多人,到现在只剩下十几人。”

更令司机们感到愁闷的是,乘客会把距离远、溢价的坏情绪宣泄到他们身上,而他们却并没有因为接到更多的远距离派单或溢价单而增加收入:“首先好评率骤降,其次就是溢价的大头都被平台拿走了,我们还要自掏腰包为远距离派单的油费埋单。”

许多失望的约车司机,与充值后怒删App的乘客一样:账户里的余额不要了。

平台证实: “充值万元用户几个月没动了”

为了印证乘客、司机的说法,随后咨询了几家约车平台,虽均未得到正面回应,但不止一家平台的有关负责人向证实了一条有价值的信息:许多重点监测的大客户,账户有几个月没动了。

其中一家平台负责人透露:“总公司当初为了增加用户,尤其一些高端用户,办了一系列的‘充返’优惠活动……有几位充值1万元的用户,这几个月活跃度很低,乃至近几个月都没用车,还不止一位。”这位负责人透露,对于充值达到一定额度的高端用户,平台都会有专门的监测和维护团队,而对越来越多高端客户“冷漠”平台的市场反应,总公司已留意到,并且开会准备出手补救了。

就在约车调查进入更深一步时,一家约车平台的技术部门有关负责人M女士发来一条消息:“老大离职了,小伙伴们都在纠结要不要随着一起走,其中一些已在走程序了……”

行业深喉:遭资本抛弃 约车内外焦灼

就在约车平台循环经历着乘客离开、司机离开、员工离开以及产业链离开的时候,又一个“队友”的离开,被认为几乎是“压垮平台的一根稻草”——资本。

北京一位关注互联行业投资的研究者告诉:“互联行业背后的资本大鳄正变得越来越谨慎,他们更被合法的、有客观评估的和市场潜力的行业所吸引,而这也是约车平台焦虑的重要缘由。”

访问也了解到,继约车以后,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分时租赁等一系列行业,正在快速崛起。有行业人士表示,“不可否认的是,同享单车等互联‘新贵’,在出租车行业改革政策落地后,分流了一部分约车的资金流。”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泄漏:“现在市场正在趋向成熟,无论哪个行业,不是只要有个‘共享’的概念就能一劳永逸,无条件地获取资本青睐,你要想清楚你究竟‘共享’了什么,解决了多少城市问题,而不是抱着资本的大腿,却充当一个麻烦制造者。”(广州全媒体刘冉冉)

相关链接

共享单车信用免押

广州讯 (全媒体刘幸)只要芝麻信用分在650分以上,无需交纳99元押金,即可享受ofo的骑行服务。昨日从蚂蚁金服获悉,ofo宣布与芝麻信誉达成战略合作,开启同享单车的信用免押模式。凡上海地区ofo用户,只要芝麻信用分在650分以上,无需交纳99元押金,即可享受ofo的骑行服务。这意味着,共享单车的龙头企业ofo将尝试告别“押金模式”,推行“信用模式”。

此前,永安行、骑呗、优拜、北京公共自行车等共享单车企业均已引入芝麻信用,可以避免押金骑车,目前已覆盖全国210多个城市。

纸博会现场火爆17枚老粮票拍出13万元图
产品和服务功能不完备旅游景区成投诉重灾区
北京义务教育扩优项目已覆盖200所中小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