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小黑正传上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黔南州信息港

导读

作为异乡人,可能多数人都逃不过搬家数次的苦恼,本想掰指头数数自己搬家的次数,突然发现光手指是不够用的,还得需要加上脚脂,可掰脚指总是不够文雅

作为异乡人,可能多数人都逃不过搬家数次的苦恼,本想掰指头数数自己搬家的次数,突然发现光手指是不够用的,还得需要加上脚脂,可掰脚指总是不够文雅的,就丢开作罢,不较计多少次了,况且,这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反而更多的是不想告知于人的苦涩。每次搬家总会遇到不同的人或发生不同的事,比如遇到像电影《功夫》中包租婆一样凶神恶煞,或像葛朗台一样抠抠搜搜的房东,比如遇到一脸鄙视的中介,比如遇到斤斤计较或垃圾堆满屋也不清理的合租者。  而此次搬家,老天眷顾,没有遇到特别的人或特别的事,只是认识了小黑。初识小黑是在某天的晚饭后,我“合法同居者”(民间称呼“老公”)卢兽说,今天吃饭剩下的鱼头虾尾,拿楼下去喂猫吧,这里的流浪猫甚多。我向来对猫无多大兴趣,反而偏好狗,一是百无聊赖,二是想着饭后消消食,三是故装温柔以博卢兽的欢心,四是故装伉俪情深,秀给左右邻居瞧瞧以示自己的领地,遂尾随端着鱼头虾尾的卢兽出门,款款至楼下的草丛旁,只见卢兽轻轻地“喵喵”了两声,没一会,草丛中钻出一只猫来,瘦瘦小小的,约莫2~3个月大,浑身黑毛,只有嘴角、颈项、爪子点缀着几撮白毛,这便是小黑了。开始我和卢兽并没有叫他小黑,只觉着是平常的一只猫罢了,后因猫太多,为了区分开,据其肤色称为小黑,哪知次叫它小黑时,它也屁颠屁颠地应了,就一直叫他小黑,名字嘛,叫着叫着顺了,便也就是它了,此后话暂且不提。小黑谨小慎微慢慢地往我们身边蹭,先试图用前爪子拉了拉装着鱼头虾尾的广告纸,没拉动,后迅速地叼了个鱼头,躲到不远处的草丛里吃起来。瞧着小黑害怕,我和卢兽便悄悄地回了。  就这样,只要有吃鱼、虾或鸭子啥的,我或卢兽都会送给小黑吃,亏得我偏爱吃鱼虾,每天小黑的口粮也源源不断,跟着享福。约莫过了几个月,小黑身上的毛越发黑亮,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身量也越发健硕,大有成年猫的身形了,见着我们也不再胆小害怕,反而主动往前凑,试图打量我们是不是又给带了美食,若是没有吃的,还“喵呜”几声,不知道是提醒,是抗议,还是埋怨我们没有带吃食。渐渐地它还身边还多了几只其它颜色的猫,有2只小黄、1只小灰、1只小花、1只小白,每每我们送食时,先是小黑吃,其他猫用眼神打量小黑,小黑用余光同意后,其它猫才敢吃。我和卢兽估摸着,校园内野猫那么多,可能猫也是有地盘的,时常发现猫猫间的撕打搏杀,战败者落荒而逃,且在那个领地不再发现落败的身影,我们也数次看到过小黑与其它猫凶狠地撕咬,估计楼下草丛也是小黑征战来的领地。看到小黑身边多了这么多猫,看它体形,大约是小黑已成年,有了恋爱的需求,有了性爱的欲望,有了繁衍后代的想法,又幸得我们这两位金主的资助,不愁吃穿,恣意养起妻妾了,看吃食时的次序和小黑的态度,小黄应该是得宠爱,每每都是小黄吃完,其他猫才敢吃的。而且,每次小黑惬意地散步时,也是小黄伴其左右。到了春天,小黑更是恣意妄为了,大有“猫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之意,躺在床上常常听到楼下草丛里猫欢愉的喘息声,那听上去不知道是凄惨还是快乐至极的叫唤,扰得我和卢兽失眠,给小黑送猫食时,也委婉含蓄地提醒小黑,晚上少折腾点,多注意点身体,多注意点影响,千万别扰民,可劝归劝,听不听还得在于当事猫,小黑只把我们的话当作耳旁风,照样是夜夜笙歌、巫山云雨,全然不顾我们这些金主(我和卢兽闲聊时,戏谑我们是小黑的金主)的心情和影响。金主甚是生气,可生气归生气,总不能和畜生一般见识,也就作罢。  两个多月过去,只见那只集宠爱于一身的小黄肚子隆了起来,走路缓慢,吃饭的时饭,小黑也让小黄优先吃,没过几天,就不见小黄的身影,估计是躲在某处下崽去了。然小黑还是小黑,不愁吃不愁穿,不买车不买房,不担心现在,不担心未来,无忧无虑地打着滚,爬着树,追逐着蝴蝶,撩骚着其它的猫,自由自在地享受着金主给他的快乐日子。乐极总是生悲,金主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准备搬离蜗居,去其它地方住,金主吃饭胡乱扯到搬走小黑怎么办的问题,可带它走是不现实的,一是因小黑拖家带口,二是因(也是主因)金主嫌麻烦,胡扯仅限于金主的无话题可聊,实然从未走心过,小黑只不过是金主闲来无事无话可聊的话题,是金主残羹冷炙无法处理的被施舍者,仅限于此,无更多的感情纠葛。我们两位金主终是搬走了,搬走那天,小黑过来瞧了瞧我们,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仍然无忧无虑地冲我们“喵呜”几声,应该是在问今天的口粮啥时候给他吧,金主忙得汗流浃背、口干舍燥,不耐烦地冲它嚷嚷“滚开”,他也就灰溜溜地躲开了。这就是小黑与我们的告别式,没有悲伤、没有不舍、没有尊严的告别。  搬至新家后,也偶尔有想起小黑过的怎么样了,是不是有新的金主喂他食,这样的想起仅限于偶尔,这个偶尔都可以忽略到不计。几个月过去,家里的刀钝了,才发现磨刀石落在了原蜗居,如此不得不驱车前往原蜗居,路过草丛时,巧遇小黑,乍一看没认出是小黑,孤孤单单的小黑,身边不再妻妾成群,精亮的黑毛不复存在,只是有一缕没一缕的,还枯黄枯黄的,左后腿微歪,佝偻着背一瘸一瘸地走着,本约2岁多的小黑,看上去像有15—16岁大,它瞧着我,没有“喵呜”,估计是没有认出来,只是默默地走开了。我顿时有些失落,失落的原因不外乎有三:一是白喂了1年多,几个月就不认识我了,猫真没人情味;二是咋变得这么丑,丑到连妻妾都弃它而去;三是没有金主的日子,咋就过得如此落魄潦倒,真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怒也怒了,哀也哀了,也只不过是惺惺作态而已,没过几日就把它给忘了,就像它把我也忘了一样。 共 22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患上急性附睾炎 一定要记住禁止吃这些东西
昆明好的治癫痫医院
昆明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标签

上一页:小池2

下一页:三世浮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