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帮忙资金过河拆桥次新基金频踩生死线

2019/06/27 来源:黔南州信息港

导读

“帮忙资金”过河拆桥 次新基金频踩“生死线”新基金发行愈发残酷的角力,让不显山不露水的“帮忙资金”,不经意间浮出水面,竟成为足以影响次新

  “帮忙资金”过河拆桥 次新基金频踩“生死线”

  新基金发行愈发残酷的角力,让不显山不露水的“帮忙资金”,不经意间浮出水面,竟成为足以影响次新基金生死的力量。   对这股力量感悟深者,莫过于去年底成立的华富中小板指数基金。成立不过两周,仓位仍指向“零”刻度,该基金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申赎,此后短短数日,资产管理规模便由首发时6.75亿元骤然缩水至7800万元,濒临基金清盘的“生死线”。而境遇如华富中小板者,在去年成立的次新基金中竟不在少数。   对此,业内人士直言不讳地指出,这是基金业过度依赖“帮忙资金”的典型表现。而“帮忙资金”影响力的大增,不仅让基金业的扩张迈入歧途,也容易对投资者发出错误信号,导致持有人不必要的投资损失。业内人士同时强调,近年来新基金发行中怪象丛生,已经严重影响了基金业的口碑和形象,需要引起基金业的深刻反思。   无风险的“套利者”   尽管A股下跌疾风骤雨,新基金成立数量却逆市创下新高:WIND数据显示,2011年,共有211只新基金发行成立,较2010年增长了43.5%。   与基金数量快速扩张相反的,是基金平均首募额的不断下降,以及发行渠道的拥挤不堪,这导致了2011年新基金平均首募额较2010年下滑近四成。此消彼长的新基金发行混战中,压力倍增的是中小基金公司。由于品牌影响力较弱,加之市场低迷,以及渠道费用的有限,中小基金公司在去年的新基金发行战中劣势明显,甚至频频出现首募额无法满足2亿元成立“红线”的现象。在这种背景下,“帮忙资金”们再度粉墨登场。   “据我了解,尤其是去年四季度以来,没有‘帮忙资金’的协助,很多基金都达不到成立的要求。所以,很多公司都提高了‘帮忙资金’的费率。”某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向透露,“我所知道的,目前‘帮忙资金’一次性费率可达千分之五,低的也有千分之二点五,这吸引了很多闲置资金的涌入。”   需要指出的是,去年“帮忙资金”的介入有个苛刻的要求,即在打开申赎前,必须保证“帮忙资金”的本金不受损失。而为了完成这个目标,许多新基金成立后便采取“零仓位”策略,并大幅缩短封闭期,以满足这部分资金的短期套利需求。于是,便出现了前文所述的一幕:次新基金方打开申赎,便见“帮忙资金”蜂拥而出,只留下那些真心实意购买基金的持有人,其实,这一切都是早已设计好的“局”。   为谁辛苦为谁忙   新基金的蜂拥发行,成就了“帮忙资金”的无风险套利,也令银行渠道对尾随佣金的胃口不断攀升,而苦不堪言的,则是始作俑者——基金业自己。而面对种种不合理的现象,越来越多的基金业内人士在反思:基金业依赖新基金发行扩张规模的模式,是否值得持续?   “其实,在过去两年时间里,随着银行渠道对销售费用要求的不断提升,大多数新基金在发行后一年甚至更长时间,都处于亏损状态,如果首发规模较低,那亏损的时间将会更长。这也就意味着,新发基金虽然能带来规模上的数字变化,但却未必能给基金公司带来收益。”某基金公司市场部总监告诉,“赔本赚吆喝的买卖,获益的,并非基金业,而是银行和各种蜂拥而来的套利资金。所以,大家都在反思,我们为什么要这样?”   而某业内人士则指出,基金业应当摒弃同质化布局产品线的思维,而应利用自己的优势,集中精力完善自己所擅长的投资产品,并着力将这些产品做大做强。这样,基金业不仅可以避免亏本发行的尴尬状况,也能改善自己在持有人心中的负面形象,并拥有和银行等发行渠道平等谈判的资本。 李良

宝宝便秘吃什么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宝宝健脾胃的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