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祁宏足球再也不快乐

2019/07/12 来源:黔南州信息港

导读

祁宏:足球 再也不快乐30岁就作出退役的选择,祁宏的离开,让很多人感到遗憾、不解。祁宏为什么决意退出?在正式退役之后,祁宏终于敞开了心扉

祁宏:足球 再也不快乐

30岁就作出退役的选择,祁宏的离开,让很多人感到遗憾、不解。祁宏为什么决意退出?在正式退役之后,祁宏终于敞开了心扉。撇开伤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在球队里,我已经感受不到足球的快乐。踢足球,无非是为了两大享受,物质和精神的。现在足球环境很糟糕,物质追求都不太好。但是,如果连起码的精神追求都得不到、连足球的快乐都感受不到的话,继续留在队里还有什么意思呢?

退役 损失的不是我

不恨两位外籍教练

直到今天,祁宏依然表示,对于去年自己失去主力位置,甚至连出场机会都寥寥无几,他一点都没有预料到。年初在海南冬训的时候,我练得很苦,毕竟再次回到中超了,我希望自己能够有好的表现,带动整个球队。而且当时我也很有信心。

现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自从场在西安的联赛被晾在板凳上后,祁宏就逐渐远离了赛场。而这一切,与一个巴西教练的名字联系在了一起,他就是卡洛斯。卡洛斯尽管是巴西人,但他却不是地道的巴西教练。以前墨里西和拉扎罗尼都带过我,都很喜欢我。但卡洛斯不一样,他追求的是另外一种风格的足球,他对身体、对对抗更看重,所以,他能够在陕西取得成功,但却祁宏没有把话说下去。

卡洛斯走了,吉梅内斯来了,然而,原本以为盼来转机的祁宏,命运却依然没有改变。我估计,吉梅内斯在来到球队之后,看过了球队的比赛录像,他心目中已经有了自己的11名主力。我上半年一直没有打主力,显然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其实,在吉梅内斯来了之后,我在几场热身赛中的表现不错。但他依然没有用我,我想,这与教练自己的足球思路有很大关系。可能教练认为我的风格不适合他的战术意图吧。

尽管自己的命运,因为两名不欣赏技术足球的外教而改变,但是,祁宏却并不记恨他们。教练不用就是不用,媒体和球迷再怎么提反对意见也没用。这是足球圈正常的现象,所以,谈不上恨。

早已习惯板凳生活

年初的时候,突然失去了主力位置的祁宏,在板凳上的滋味的确不太好受。一开始心情的确不太好,也不太习惯。但后来,慢慢也就适应了。再加上我后来也努力过,在训练中以及在几次比赛中也有好的表现。既然这样依然无法改变现状,我的心态也就逐渐平静了。

无法在联赛中获得表现自己的机会,祁宏只好在训练场上寻找快乐。训练终究不是比赛,时间长了,训练中的快乐也慢慢没有了。所以,足球对我来说,已经失去了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源泉。从那时候开始,我想到了离开,想到了退役。在去年联赛结束前,其实我的退役的想法已经比较明确了。所以,在一场比赛结束后,我说了那句话:这可能是我职业生涯的一场比赛。

祁宏说,2006年不是他失意的一年。1995年我打上主力后,在1996年又失去了主力位置,即便是在1997年,我有一段时间也一直坐在板凳上。所以,这样的经历我不是次遇到,自己也能够很快适应,所以也不是特别难过。

然而,2006年的失意,却结束了祁宏的职业生涯,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不小的损失。不要提损失,我没有什么损失。我想,即便是有损失,也是他们(教练和球队),而不是我。

老申花没是非温暖

退役后的祁宏感慨道,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在上海这座城市先后效力了四家足球俱乐部(包括九城)。不过,在这几家俱乐部中,祁宏难忘的,还是老申花的岁月

那是我足球生涯里,美好的时光。2002年如果不是因为某些原因,我也肯定留在申花了,我其实是舍不得离开申花的。

那时赚得不多但快活

在老申花的时候,其实大家都赚不到太多钱的。不过,那时候球队的环境却非常好,令我至今难忘。追忆往事,祁宏感慨万千。

从大环境来说,那时候职业联赛刚开始,中国足球越来越受到关注,整个大环境不错,也没什么不良的现象。从申花的小环境来说,大家在一起非常融洽。尽管赚的钱不多,但球队的气氛很和谐,大家都很单纯,没什么勾心斗角,没什么是非,也没什么拉帮结派。

在球队里,大家都能开开玩笑,也都能玩到一起。而且,老队员爱护小队员,没有什么恩怨。比如,那时候范志毅在队里算是大牌,但他很照顾我们这些小队员。还有,那时候我们踢的是技术足球,是整体足球,是大家都喜欢的海派球风格,大家在场上也能够很合拍。

自从祁宏离开申花后,中国足球也逐渐告别了春天,祁宏身边的足球环境似乎也是一日不如一日。其实,刚开始来到中远时,环境也还是不错的,大家也很开心,很团结。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与毛豆子私交要好

每个球员都有自己私交、谈得来的球员朋友。那么,和祁宏要好的朋友是谁呢?可能很多人都会想到申思,因为,无论在申花还是在中远期间,祁宏和申思不仅在场上是合拍的搭档,场下也是常常玩在一起的朋友。

其实,尽管申思和祁宏关系非常要好,但说到要好,却另有其人。昨天,祁宏终于透露了秘密:可能是性格的原因吧,我和大家的关系处得都还可以。不过,要好的可能算是毛豆子(毛毅军)了吧。我刚到申花的时候,就是和毛豆子住一个房间的,和他一住就住了五年。

祁宏说,1995年刚在申花立足时,因为他还是小队员,因此得到了不少老队员的关心和照顾,毛毅军就是其中之一。后来就是离开了申花,我们的关系也一直很好。现在,我们住的房子,都还在一个小区呢!

离开申花不是为了钱

2002年初,当时的上海足坛乃至中国足坛红人祁宏从申花转会到中远,可谓引爆了一枚重磅炸弹。事件所引发的众说纷纭不说,由此还导致了上海足球旧格局的一次重大变动,上海足球的天平从申花一下子倾向了新势力中远。五年过去了,一切都已成往事。回顾那次事件,祁宏心情非常平静。那次转会,外界的看法很多。我只想说,去中远,钱不是主要原因。

成耀东申思影响了我

如果为了钱,2001年的圣诞节前后,我就不会出来和徐指(徐根宝)谈话了,谈完话后也就不会答应他我留在申花了。离开申花去中远,里面有一些误会,我也不想再提了,都已经过去了。或许,那时我跟申花的缘分真的是到了头了吧。

除此之外,祁宏还首次透露,成耀东和申思对他的转会决定起到了一定的影响。早在老申花的时候,我是通过成耀东和申思认识徐泽宪的。以前在申花时,成耀东就是老大哥。在离开申花前的那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给我打,对成耀东,我自然有一种信赖感。至于申思,我和他转会的原因是不同的,相互之间也没任何联系。但是,他转会到中远,对我的确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一方面,那几年我和申思的配合很默契、很熟悉,申花的中场等于是我和他撑起来的,我喜欢和会踢球的人一起踢球。他去了中远,对我显然有一定的影响;另一方面,申思去了中远,令我对中远俱乐部的前景也多了一份信心。如果这家俱乐部没有实力,前景不好的话,我想,当时申思也不见得会过去。

被动转会不言后悔

对于自己足球生涯里的几次转会,祁宏觉得都是正确的,没有后悔。每一次转会,都不是轻率的决定,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其实,祁宏的转会,几乎都是被动选择。2001赛季结束后离开申花,与当时申花俱乐部改组有关联。至于2004年底转会到当时还在中甲的九城队,依然是一次被动的选择。当时国际俱乐部已经告别富强,日渐滑坡,为了维持球队的生存和发展,俱乐部作出了大量使用年轻队员、大幅降低开支的重大决定。祁宏等高薪老队员,成了俱乐部首先被清洗的对象。被挂牌后的祁宏,不得已开始联系新东家。终,在他的经纪人、当时担任九城俱乐部总经理周军的牵线搭桥下,祁宏放弃了中超,来到了中甲。这次转会选择,对祁宏来说似乎有些糟糕。年带伤参加中甲,第二年进入中超后甚至失去了出场机会,不得已提前作出了退役的决定。

中国足球 没技术,怎么和人家比?

祁宏退役的2006年,正是中国足球全面沉沦的一年。作为中国足球辉煌时期的见证人,祁宏有话要说。我觉得,中国足球这几年的失败,主要是会动脑踢球的人太少,失去了技术,打不出整体足球。

很多圈内人士都指出,中国足球近几年之所以一败涂地,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走错了路子。祁宏认可这种看法:现在,从基层到职业队,似乎教练都偏向于那些身体条件好的,过于看重身体。身体当然重要,但足球归根到底还是靠脚来踢的。以中国足球的现状,我们身体条件再好,能好过伊朗、澳大利亚么?甚至连韩国都比不过。所以,想靠身体冲出亚洲,是不现实的。再说,身体一般都是先天的,很难练成另外一个人。日本球员的身体条件如何?我想跟我们差距够大的了吧,但为什么我们被他们远远地抛在身后?人家靠的就是技术。我们技术不好,在场上总追着球跑,怎么和人家竞争?

祁宏认为,要改变中国足球的现状,就要从基层抓起。现在对青少年的培养,没有一个正确的思路。小的时候基本功不够扎实,到了青年队,又没有正确的战术理念灌输给他们。到了成年队,一切都定型了,能好到那里去?

祁宏特地强调,他所指的技术,不是单纯的个人技术。个人技术只是一方面,是基础。但更重要的,是整体技术,尤其是传接球的技术。比如,什么时候该一脚传球,什么时候该控一下,什么时候该转移,等等。

怎样才能改变中国足球败落的现状?中国足球要想进步,首先是我们的青少年比赛,以及职业联赛要打出技战术含量来。如果我们各个级别赛事的技战术含量很低,那么我们的足球水平怎么可能得到改进?

没有伤

如今会在J联赛

如果没有伤,我现在可能还会在国家队,甚至可能还在国外踢球。祁宏是这样定义他的腿伤的。2002年,当祁宏帮助中国足球历史性地打进世界杯后,彻底改变他足球命运的腿伤却悄然降临了。

祁宏的伤,几年前就落下了。大概是2002年5月份左右,因为那段时间训练量非常大,既有国家队的任务,又有俱乐部的任务,我起先感觉到腿部疼痛。后来检查下来,确诊为髌骨软骨病。这种伤的影响非常大,无论是跑、跳还是转身,到一定程度,腿就会剧痛。

从那之后,祁宏的足球生涯就发生了重大的改变。从此,我一直要靠打润滑剂来维持。几乎每周都要打一针,近几年一直如此。2002年世界杯,因为担心打的针会是违禁药品,祁宏只好暂时不打针,因此,他是带伤参加完世界杯的。2004年夏天,疼痛难忍的祁宏,前往美国接受了手术,遗憾的是,这次手术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2005年初,手术后的祁宏在没有彻底康复的情况下,以主力身份参加了中甲联赛,结果导致伤情加重。

我承认,伤痛是我足球生涯的转折点。如果没有伤的话,我可能会在国家队,还可能会在国外踢球。而且,肯定不会这么早退役,至少可以再踢两三年。祁宏所说的国外,是指日本联赛。2002年,日本联赛有好几家俱乐部看上我,但是当时我和中远俱乐部有合同在身,无法转会。到了2004年年底,我当时刚从美国动完手术后回国,又有两家日本俱乐部邀请我加盟。但那时我感觉自己的腿已经不是很好了,所以,放弃了这次邀请,留在了国内。之所以前后两次有日本俱乐部邀请祁宏加盟,这和祁宏的技术特点也很有关系。可能是我的风格比较适合日本联赛吧,他们也觉得我过去能和他们融合到一起,踢出他们的足球风格来。

伤痛彻底击败了祁宏,但万分幸运的是,在被击败之前,祁宏已经在足球场上赢得了他所能赢得的一切,无论是荣誉、地位,还是金钱。

乌兰察布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贺州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岳阳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玉溪癫痫病到哪家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