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道天医 第二十章 古牙金刃(六)

2020/01/18 来源:黔南州信息港

导读

大道天医 第二十章 古牙金刃(六)不多时,一群老头子就出现在了邬家山清水秀的庄园之中,他们都是事情的亲历者,见到少年的凄惨模样之后,一

大道天医 第二十章 古牙金刃(六)

不多时,一群老头子就出现在了邬家山清水秀的庄园之中,他们都是事情的亲历者,见到少年的凄惨模样之后,一个个老者的脸上,也满是愤怒、灰败的表情。

“古刃出了大问题,只怕现在古刃已然易主了。”

一个老者上前给那少年喂食了几种丹药之后,面色阴狠的说出了这番话,在场的这些都知道邬家宝刃的内幕,这是邬家崛起的一条捷径啊!就这么被毁掉了,一群老者心中的怒火说是可以焚天灭地也不为过。

“千年筹划毁于一旦,稻城要付出代价,差人屠了稻城!”

“不错!老祖费尽心机,才为我族谋得古牙金刃,我族耗费千年苦功,才养出枭儿这么一个不世奇才,枭儿毁了,宝刃失却,仅仅屠了稻城怎么能够平息我族的怒火?

查,找出幕后之人,邬家与其不死不休!”

“对!夺回古刃,用稻城之人血祭古刃,或许可以让枭儿再掌古刃,老哥几个,走吧!

若再拖延,只怕那夺刃之人,就无法寻觅了!”

邬家一个个族老,须发飞扬的发泄着心中的怒火,有一人却很安静,只是面带忧伤的看着伏在地上的邬家少爷邬枭,他才是那个心里最痛的人。

“此事不妥!宝刃之上有老祖令牌,能夺取古刃之人,想必不是什么无名之辈,来人不惧老祖,何惧我邬家,屠灭稻城之事,万万不可做!”

听了这人的说法之后,有几个邬家族老,赞许的点了点头,但更多的老头子们,却瞪红了双眼,显然极端不满他的说法。

“族长,枭儿是我邬家未来,枭儿被废、宝刃被夺,我邬家不做点什么?邬家的声威何在?”

“对!族长,此事不能听你的,老祖亲自栽培枭儿,并以枭字为名,还不是为了让他震慑邬家之敌?

如今枭儿还没长成,就被人夺宝废功,这个时候正是我邬家震慑界外的关键时期,一旦此时示弱,以后我邬家就要任人欺凌了!”

“都是为了邬家,诸位不妨听一听族长的意思,毕竟枭儿是他亲子啊……”

纷争之中,一位族老为邬家族长说了话,听到邬枭是族长亲子之言,刚刚一直在叫嚣的几个族老也没了话语,想必族长现在才是最难受的那一个吧?

“诸位族老,且听我分析一下,与宝刃相比,枭儿才是邬家崛起的关键,枭儿祭炼宝刃的时间不长,或许枭儿还有前路可走。

得宝刃是枭儿的气运,失宝刃也是枭儿的气运,只要枭儿未废那他的气运就还在,宝刃失而复得,也未必不能!”

邬家族长的一番话,说服了大多数邬家族老,几位族老上前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之后,赞许的点了点头,果如族长所言,邬家未来只是伤了元气,还不到被废功的地步,好好将养几年,邬枭还是邬家未来崛起的希望。

邬枭没有大碍,邬家族长的气运之说,也得到了大多数邬家族老的认同,高手崛起必然伴随着常人难及的气运,若一个个天才高手都是倒霉蛋儿,那也就没有一个个传奇人物流传在世了。

“诸位族老,无论界内界外,我邬家都是瘟毒本宗,瘟毒起于我邬家,邬家之名,界内界外的家族以及高手,谁人不知?

见到宝刃,必然可以见到老祖令牌,见到老祖令牌,还敢于夺取宝刃的人,要么是不惧我邬家的宗派世家,要么是对我邬家一无所知之人。

若是前者,老祖回归界内,我邬家没有绝顶高手坐镇,咱们主动寻衅,人家会不会灭我邬家界外苗裔?人家若灭了界外邬家!即便老祖还在,即便老祖能为我们报仇,对我邬家又有何益处?

若是后者,此人对我邬家一无所知,却又能抹除枭儿在宝刃上的祭炼之血,夺取宝刃,那这人的来历就不寻常,八成是界内顶级世家出来历练的后辈人物。

界内、界外虽说相差不多,但界内终是正统,界内顶级世家的弟子,到界外历练,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位顶级世家的弟子,是个出来撞大运的,顶级世家的弟子到界外来撞大运,那他的修炼就遇到了大问题。

修炼的大问题是什么?不外乎修不出真气而已,修不出真气的顶级世家子弟,必然是出类拔萃的炼体高手,想必他夺取宝刃的方法就是以自身强大的气血,来压制宝刃之中的祭炼之血,不然枭儿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此人夺取宝刃的手段,干脆利落,要么他是不世高手,完美的驱尽了宝刃之中的祭炼之血,要么他就是血气旺盛的年轻炼体高手,以自身气血压制了宝刃之中的祭炼之血。

前者,咱们界外邬家不一定惹得起,后者,咱们也不一定惹得起,报仇,只会给邬家带来灾难的!”

若是白玉楼在跟前听到了邬家族长的分析,也必然要吃惊的,邬家族长的两个分析,其中一个就准确的锁定了他的出身,这位邬家族长,绝对是个智比天高的人物。

“那咱们就做缩头乌龟?”

智比天高,也有说服不了的人,邬家一日之内失双宝,这绝对是沉重的一击,好在邬枭没有被废,不然邬家千年的辛劳,就付诸东流了,这事儿在一些族老看来是不能忍的,这位族老的话,也有很多人支持的。

“不!咱们也不能做缩头乌龟,报仇是一定要做的,只是去的人只能限制在武宗以下,绝不能高过武宗!”

阴狠的望向了稻城的位置,邬家族长也拿出了他的说法,限制报仇之人的实力,就是他的主意。

“这是为何?”

“宝刃来历不清不楚,老祖在宝刃一事上得罪了很多人,或许就是这些人来了,在邬家庄园,咱们有机会逃走,走出邬家庄园,咱们就是待宰的羔羊。

若是这样一群高手,武宗级肯定入不得他们法眼,咱们派出去的人,或有幸免之人,这样一来咱们就可以探知来人的身份。

若是可能性更大的后者,咱们派去的武宗,自然没人可以活着回来,这可以进一步确定夺宝之人的身份。

若是后者,咱们邬家,绝不能派出比他等阶高的人出战,只能让等阶与他相近或是更低的人出战,这样即便杀伤了他,界内的世家也无话可说的。

诸位族老一定要牢记,万万不可对此人出手,这无数年来,因为对界内顶级世家子弟出手,界外灭亡了无数大家族,咱们邬家绝不能步这些人的后尘。

说到对付体修高手,咱们邬家有的是手段,咱们是瘟毒之源,可以让低阶之人灭杀高阶体修的毒物,邬家拥有的种类太多,或许这也是枭儿的气运所在,诸位族老可赞同我的说法?”

几句话道出了对策,邬家族长也说服了众位族老,这样的办法用了,即便杀伤了界内顶级世家的弟子,只要没有以大欺小的破绽,界内顶级世家也不能随意屠戮界外世家的,这是界内界外都认可的规矩,错非遇到了真正蛮横无理且强势无比的世家,但这样的世家,界内界外又有几个呢?

就在白玉楼收取古牙金刃的时候,一张无形的大,从邬家庄园抛出,快速的罩向了身在稻城的天关七公子。

南岳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南阳市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南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珠海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