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站在天宇下

2020/05/22 来源:黔南州信息港

导读

今夜,我站在天宇下,仰望星辰。天空中繁星点点,交织成一片璀灿辉煌的世界。我极眼注视北方二十五度偏角处的那两颗星,一颗亮点,一颗暗点。你曾指着

今夜,我站在天宇下,仰望星辰。天空中繁星点点,交织成一片璀灿辉煌的世界。我极眼注视北方二十五度偏角处的那两颗星,一颗亮点,一颗暗点。你曾指着它们对着我说,亮点的是我,暗点的是你,对吗?我说对,只是为什么你要比我亮。你笑呵呵着,唉,你怎么这么小气啊,我就不能比你亮吗?而现在我在这看着它们,它们还是一样,只是却不知你去了何方。
还记得在三年前,我呲着牙咧着嘴被同事扶到你面前,你转过身,我知道你在偷偷地笑。我好不生气,我都痛到如此,你竟然还笑。当然那时我们还不认识,我是中学的老师,而你是医院的一名护士加不中流的医生。那天我下了课,忽然突发奇想,与同事们来了场篮球赛,来回的奔跑把久未锻炼的双脚磨得疲惫不堪,我依然支撑,最终为自己的不服输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右脚在球赛快结束时崴了。同事赶紧送我到医院,就遇见了你。痛苦不堪时还被你偷偷笑了一番,自然对你就不存在什么好脸色,在你替我拍片、上药、打上石膏时我一直都是板着一张脸,似乎你亏欠了几百年一样。你倒没与我计较,照样非常细心。打石膏时我痛得要命,杀猪般嚎叫。你说这么大了还这样,像不像话。我于是将痛化为了怒,恨恨地对你说你试试。你笑了,没再说什么。医院比较小,没有太多工作人员,整个过程一直都是你替我忙碌,竟花了二个多小时。我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对你说谢谢。你说你们大男人也会脸红的啊!我脸更红了。你看如此倒不好意思再嘲笑我了。
夜里,我尿急,大喊护士护士。你揉着睡眼跑来说就憋死你啊!我没理你吊着一只脚跳着前往。你也不理我让我一个人像青蛙一样艰难地蹦着。我的眼睛不甚好,这是读书时晚上熬夜看小说留下的后遗症。一不小心单脚跳到一块石头上,一滑我马上来了一个狗吃屎。这下你坐不住了,急急跑来扶起我,着急地问没事吧!我用左手抚着右手的手腕说谁要你关心。这回你没跟我争吵,小心地扶着我进入男厕所,确定了我没事后出来。我在里面边解决问题边喊,你是不是经常进男厕所啊!然后哈哈大笑。外面没有声音,静悄悄的。我在心里偷偷笑,准是被我揭穿,不好意思了。解决完我在厕所里喊,我好了。没有声音。我以为你没听见,接着喊,还是没声音。我急了大叫,这回有声音了,是有人被我吵醒了在喊找死啊,半夜三更乱吼什么。我不敢再出声,又不见你,只好一个人又吊着脚跳回。跳得我满头大汗,不知是悔的还是热的。回到病房我发现你坐在右边的一张椅上,跷着小脚,旁边放着一杯茶,嘿嘿地朝着我笑。我瞧着有点似是阴笑,没有说话自己爬上床铺。你等我睡好也没说话,替我盖了盖被子拉灭电灯走了。
第二天醒来,我打了个电话给同事,让他用摩托车来接我。学校的课不能丢。再怎样也要把课上好,这是我的原则。你也起了床说不行,等今天观察一天才能走。我照样对着电话说,马上来,我等着。你抢过电话喊,他还要住院观察一天才能去,他的课就你们帮他代了,要不然他的腿瘸了你们负全责。同事当然听你的,我再接过电话再怎么说都没用,我气得跺脚,忽然想起再跺真的要瘸,忍住了。
一天时间真难熬,脚放在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不是痛而是很累很酸;人也不知置在哪里好,大白天的就我一个闲人,无聊透顶。你扔给我两本书,我说你也看书,你斜着眼睛说就你们老师会看书是吧!
度过日如年般的一天后,同事来接我。我跨上摩托车,你在后面喊记得吃药,不能动那条腿。我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知你有没有听见,只是看见你背转了身进去了。忽然我有点不舍,就像一个从未离开过家的孩子要离开妈妈一样。
回到学校一切照常,只是要被学生扶着去教室,还要坐着椅子上课,我常常在边跟学生滔滔不绝时边想世界上像我这样上课的老师大概只是一个吧!
每隔三五天我就必须拐着脚坐在同事的摩托车上到你所在的医院里去一趟,每次你都要嘲笑我一番,说些气我的话,比如还没死啊,比如脚断了吗?我也一样发挥我语文老师的专长,运用起等等艺术性的手法将你也讽刺得狗血淋头,有些话你听不懂,问我我又故弄玄虚。你无奈只好乘替我换药时手上加些力。我咬住牙说你能不能轻点。你说这样好得快。我知道你在要报复,又没法说你什么。
最后一次换药离拆线隔了十天,时间比较长。不知什么原因心里面总有些闷闷不乐,同事问我是不是得相思病了。我说我是帅哥一个只有别人相思我,我怎么会相思别人呢?
熬到拆线那天,刚上完课就立即嚷着同事带我下到医院去,当时同事恰好有事说等下去。我等不住,自己慢慢挪到医院去。腿其时已好,但打着石膏不好走路,到医院我看看表,短短两里路竟花了三刻多钟。时你正在替别人打针,看见我如此模样,竟马上拔出针管站了起来。病人痛得大骂。你恍过神连忙说着对不起也不管病人怎样就跑过来搀我,问为什么不叫同事带来。我说同事忙。你没说话替我拿了张椅子来说你先坐。我坐着看着你向刚才的病人道歉,病人有点耍赖说这次的痛就抵医药费了。你急了这可是要扣工资的。我也很气很大声地对病人喊你这个人有什么了不起,别人又不是故意的,况且已跟你道歉了你还要怎样。平时我是个很温和的人,学生老爱跟我玩笑,当时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病人定眼瞧了瞧我,大概是看我有几两货色,我看着他那粗壮的胳膊被他越看越虚,身上都不禁出了冷汗。病人看了我一阵后说你是中学里的老师吧!我说是啊!你想怎样。不想病人一下子口气软了下来,刚才是跟你们闹着玩的,对不起,对不起。当时听到这句话我和你一下子懵了,不知道哪里来的救星救了我们,也不管他了,人家不追究就好。换石膏时那个病人也在旁边看着,我还以为他想追究什么,没想到待你出去时他竟悄悄地对我说,我儿子小伟就在你班上,以后请你多多照顾下。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事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你,你心有余悸,对我说要是他不认识你不完了,所以以后可不能如此。我说没事,其实心里挺感激你对的关心。
换完石膏我踮了踮脚,说不错,还能用。你笑笑,病好了就好。你说这句话时我发现你眼睛里有一丝的悲伤流过,好似天空中的流星。沉默了一下我悄悄咬着你的耳朵对你说要是我天天生病就好了,你说去你的,你还想天天生病不成。这时医院里的病人看到我们在窃窃私语,都善意的哄笑起来,你一下子脸红得真如苹果。那刻在我眼里真的觉得你好美,不过我没敢对你说。
生活又开始像原来一样像一潭死水,没有任何风起云涌。有点怀念生病的日子,想常去医院又找不到太多借口。暗恋中的人总是有点神神秘秘,怕人嘲笑。我也未免入俗。
突有一天一个要好的同事神秘兮兮地拉过我叫我请客,我说为什么,他说学校为了方便学生看病,和医院联系让他们派个医生来,医院里同意了。你猜派了谁吗?我说不用猜了,我请客就是。说完扔给同事十块钱。同事屁颠屁颠地跑去商店,而我非常高兴,心中按捺不住惊喜,居然在学校里大吼了一番。每个教室都探出头来,奇怪地看着我。正在上课的老师一下子全都跑了出来以为我跳楼了,校长当场过来把我像个学生一样揪了去,好好训了一顿。我唯唯诺诺,心中还是挺感谢校长,感谢他的好举措。
果真,过了两个晚上。你背着药箱来了,我高兴得老远就喊,你来了。你说嗯。我跑过来帮你背包,你当场给了我说正好挺重。我说你也不推就一下,哪像个女孩子。你说是你要背又不是我要背。我假装生气地大喊帮你背还说风凉话,你笑了笑这才说了句感谢。
学校每个晚上都有自习,我是班主任更不例外。本来我是个很负责的老师,每一节课都一定要让学生学点东西才罢休,可自从你到了学校后我上课老是心不在焉,上着上着就不自觉走了神。学生莫名其妙,我也莫名其妙。一下课我马上直奔你处,脚都不打个弯,就连上厕所都不愿去。学生看到我每次都在你那很是奇怪,以为我长了飞毛腿。我说我给你们医生当徒弟,学点医术,你们以后看病找我。你呵呵笑着说我又没收你。我说你没收我不可自定的啊!这下学生都笑了。
有你的日子总觉得过得真快,如同有个飞轮一般在后面推转,促使时间如飞样而过。你每天都乘着暮色上来,我则每天装作散步的样子去天天接你,风雨无阻。其实我们心里谁都清楚,只是都不愿意去捅开那张薄薄的窗户纸。
一天傍晚,你稍微迟了些来,我很着急,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正准备去医院找你,却发现你姗姗而来。我说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你说家里今天打电话来说要你回去相亲。我闻此话如雷炸耳,急急的问你怎么说的。你说过段时间再回去。我松了口气,放下了吊着的心,抚了抚胸前说好险。你说我去相亲你急问什么啊!于是我知道我不能再装着没事的样子了,毕竟我是男人。
当晚我约了你出去走走,你点了头。
月光淡淡,有种很朦胧的美,有点像你活泼下温柔的脸。我放肆地拉着你的手,你没拒绝,反而把手拽得更紧了,我感觉你心中有种隐隐的痛。我们来到河边,坐在石阶上。你说我们脱了鞋将脚浸在水里好吗?我说有点冷,还是不要了。当时已是十一月,树上的叶子正大片大片往下落。你执意,我拉不住你,只好陪着你一起脱掉鞋。
我们一起望着星空,宛如三年后的今夜这般。我们发现了那两颗星星,你就对我说了那样的话。然后我用手环抱住你,很用力地不许你挣扎,轻轻地在你耳边细语,做我女朋友吧!你点头又摇头。我问为什么,你说要你爸妈同意。我说那我们就去你家。你点点头。
一个星期六,我特意打扮得帅挺帅挺的,看着自己都有点满意。你笑着说够了,再打扮还不是那副熊样。我嘿嘿一笑。
疯狂地逛了县城大街,精心细选了许多礼品。贵的我买不起,差的我出不了手,只好劳烦双脚老兄了。你被我拖得死去活来一屁股坐在大街上全然没有了淑女形象。我回过头跟你说再走走就买好了。你说不走了,打死我也不走了。我说再不走你老公就没了,你说去你的。
转了好几趟车,山路巅簸得要命,差点被晃出车厢。我说你家怎么就住这地方。你说我家就住这地方,不愿意就别去。我笑着要搂住你肩,你推开了我。
下了车,已是傍晚,地里还有许多耕作的农民。你一一招呼,他们都纷说怎么几月不见,小囡就带男朋友回来。你红着脸不说话,而我呢,就像跟在妈妈后面的孩子一样跟随着你,也不说话。
到了你家,你家简陋屋子的小门大开着,你父母坐在掉了后背的木椅上,阴沉着脸,好似暴雨来临前的天空。显然是他们得到了消息,而且十有八九不会使我的计谋得逞。我见此状不敢滥语,叫了声伯父伯母后便悄悄地坐在了你母亲替我拿过来的一张小板凳上,神情如同我发脾气时我的学生的模样一般无二。
你母亲把你叫入了房,说什么话我听不见。你父亲声音很大,盖过了你和你母亲的窃窃私语。你父亲对我说年轻人你是做什么的。我说我是个老师。然后很清楚地记得你的父亲对我说,我们已经替我女儿找了个男朋友了,是个老板,每个月的收入都有上万,你有吗?很冷酷的话语,于我而听更是比冰窖里厚厚的冰还要更甚一层。接下去我不知道我还说了什么,也不记得你父亲还说了什么。也许什么也没说,沉默就是最好的对峙。
那天晚上我躺在你家床上翻去覆去地跟自己下决心:不管你父母怎么想,我一定要拉住你的心。看了看窗外,定眼好久,忽然一颗流星划过,转瞬即逝,又恢复了山里特有的黑暗与平静。我举起双手祈求上天,千万不要让我的爱情像流星一样,虽然我不信佛。
第二天一早,我看着你的眼睛有点红,有点肿,显然是一夜未睡。我正想将你拉到一边进行征服你的心,你先开了口,你走吧,我没办法。泪水不由淌下,滴在地上,有你的也有我的。原来我不相信男人会有泪水,那时我信了。我问为什么?可为什么又能怎样。
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死亡的心回到学校,感觉世界都变了。常常不由得对同事吼,对学生发火。同事学生都很善意地理解我,反而对我细心照顾,劝我洗澡,帮我洗衣服,送饭给我吃。我吃完打电话到你家,嘟嘟的响却没人接,再打过去就成了忙音。我爬起床去了医院,院长告诉我说你请假,是长假。再过了一段时间说你辞了职。我知道是你在故意躲着我。
大概是在一个月后又或者是半个月后,我不记得,我收到了你的来信,娟秀的字迹一如既往,只是有点乱。
打开信,纸上明显透出点点泪痕,但信很短。
文:
真的对不起,我无法把握住命运,就像我无法没有我的父母一样。他们用死来逼我,不让我对他们摇头。
多天与你的交往我深信我们是最合适的,然而这个社会本身就具有太多残酷性,这你是知道的。就让我们的爱情随风而逝吧!

夜笔
我彻底地崩溃了,不知道自己还活着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用!同事劝着我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叶子绿了又黄,黄了又绿,转眼过了三年。我一直在苦苦等候着你,一天天地从未放弃过去寻找你,曾去过你家,你父母说你外出了。我却在墙上看到了你平时最爱穿的衣服。在你家住了一个晚上,你未出现。
今夜,仰望星辰。突然一颗流星划过,剎时我想起曾在你家许过的愿,是否是上天在用另一种方式告诉我,我们的爱情注定像流星。
我闭上双眼,两行清泪划过。

共 521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场无果的爱情!遗憾!更像一个人喃喃自语的诉说!不错!问好!【编辑:古渡】
1 楼 文友: 2008-11-06 12:50:0 看了让人伤感的故事,人世间太多的无奈太多的忧伤,只有用时间来慢慢疗伤。问好了!
2 楼 文友: 2008-11-06 1 :26:01 爱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有些根本把握不住,除了伤感,剩下的只有伤心! 菜鸟,菜菜鸟¨¨
 楼 文友: 2015-09-12 18:04:58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中医调和阴阳的方法
藤黄健骨丸多久一疗程
亳州治疗妇科医院
济源白癜风
阜阳白癜风
昭通治疗白斑的医院
常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青岛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