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庶门

2019/06/27 来源:黔南州信息港

导读

ps:终章,新书求支持。苏哲被杀,刘愈的心头大患终于被彻底拔除,随之是刘愈对朝廷官员一次大面积的清洗和更换,一些老臣,即便是两朝三朝的功臣,

ps:终章,新书求支持。苏哲被杀,刘愈的心头大患终于被彻底拔除,随之是刘愈对朝廷官员一次大面积的清洗和更换,一些老臣,即便是两朝三朝的功臣,也被革职。有很多参与了孝文帝复辟的官员,甚至被下狱问罪。其中就包括了在峰翠宫血案事后,潜藏在长安城中,准备伺机逃走的李延年,刘愈的老丈人。先有韩升辞相,后有定国侯刘兆归隐。时值新年,朝廷每天都有新的政令发出,刘愈所做的两手措施,一方面安民,一方面稳定朝纲。新年过后,长安城内家家户户一片详和热闹,年前的三清教乱事和火灾的阴霾已经散去。百姓总是很健忘,他们不在乎什么权谋,也不在乎谁当政,只要谁能让他们过上平稳不用操心的日子,那就已经足够。朝廷在年前,发放了大批的物资来保证长安城普通百姓过年,因为商贸司的存在,就连以往囤积居奇的奸商也少了很多,百姓在节庆和灾乱之后,仍旧能买到平价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刚过年两天,正月初二,南方的新军在齐方率领下回到关中,一年多甚至是两年都没跟家人团聚的新军士兵,也分批回乡。正月初六,朝廷对峰翠宫半个多月的修缮已经结束。刘愈没有选择重建峰翠宫,而是保留了原来那座战绩斑斑的殿堂,以此也是为了记住在宫中发生的这一次血战。也就在同日下午,刘愈陪同新皇琪儿,会同文武百官,在峰翠宫内接见了以达尔多部族世子,也是未来草原天可汗世子缇木尔为首的突厥使节一行。一场国宴,也算是“有惊无险”。突厥人。想用软硬皆施的方式,逼得顺朝上邦出兵,帮他们解决草原之患。在宴会上。突厥使节中一人,傲气无比。言辞灼灼,认为顺朝既为上邦,就应该尽对一个藩属国的责任,甚至不惜以脱离而自治为要挟。此人是突厥大将胡尔马哈。宴会上,文武百官因为之前的政治斗争,没有太多人敢在这种场面发话。但一场宫廷舞蹈,激化了矛盾。却也解决了矛盾。柳丽娘和司马璇儿两个在刘愈看来,已经达到很高境界的舞蹈大师,在国宴上,表演了一段惊世骇俗的“剑舞”。胡尔马哈初为此而感觉不屑。认为“剑”是懦夫所有,任何剑法都不及草原人的骑射。在舞蹈结束,柳丽娘以长剑刺突厥大将胡尔马哈,胡尔马哈受伤。柳丽娘不但是一位舞蹈大师,更是一位“武林高手”。她用自己的方法教训了胡尔马哈,并令其在大顺朝女皇面前低下了高傲的头。国宴之后,顺朝朝廷虽然未答应突厥的出兵请求,却在军事上提供一定的支援,帮助突厥重新建立在草原上的威望。跟一些新兴的部族,包括想染指草原的高丽人开战。顺朝朝廷摆明了要坐山观虎斗,突厥也无法,突厥使节将归,刘愈连续几晚在国驿馆外的官所内歇宿。刘愈是为跟“小乞丐”缇木尔再续前缘。启昌四年正月,琪儿登基两年后,终于为刘愈生下皇子,也是刘愈的长子。刘愈起名为刘铮,却并未马上册立为太子。刘愈跟韩升曾有约定,说是若琪儿无子,将立苏彦之子为太子,到此时,刘愈心思依旧未变。刘愈也是想看看琪儿的孩子,能否成年。在这时代,一个孩子要成年毕竟不易。启昌四年,草原上,突厥先后平定铁勒等小部族,却遭到背后来自东边高丽人的突袭,损失惨重。至六月,顺朝朝廷终于出兵,以齐方为帅,先后两部入高丽,彻底占领半岛,令高丽人臣服纳贡。战后,齐方被册封为“东王”。启昌五年八月,岭南再次发生军变。时值华北大旱,刘愈不想大动干戈,以柳丽娘为帅,亲率新军一部入岭南,于三个月内平息岭南风波。柳丽娘成为继徐轩筑后,大顺朝第二位巾帼女将,而柳丽娘也逐渐从刘愈幕后的女人,走上前台,开始为更多人知晓。柳丽娘平定岭南后,以至启昌六年二月,孝文帝苏彦皇后孙小鱼亡故,而苏彦的血脉,也染病身亡。刘愈沉痛之间,罢朝数日,遂决定改元为“中昌”。中昌年间,是顺朝兴盛的开始,先有女皇琪儿亲政,后有刘愈彻底归隐。刘愈也逐渐从幕前转到幕后。很多人认为,刘愈归隐,但仍旧会把持朝政,朝廷也只是换汤不换药。但刘愈归隐之后,彻底不再过问朝事,把朝廷大事一律交由琪儿和身边的辅政大臣隋妤来处置,在内廷又成立内廷衙门,以徐轩筑和司马璇儿、李遮儿为辅政。刘愈把“家天下”发挥到淋漓尽致。唯独只有他自己,当起了闲云野鹤般的闲人。就在别人认为,刘愈开始收心养性之时,刘愈再次作出出格之举,在宫廷内举行“大婚”,正式迎娶隋妤为妻。隋妤在刘愈身后数年,虽然早已跟刘愈定下关系,却在这时,刘愈向世人宣明了这段婚姻的合法性。隋妤在得到刘愈态度后,被以不求其它,却在此时,刘愈在宫廷举行婚宴,也令她近十年来的等待画上了圆满的句点。刘愈迎娶隋妤,隋乂成了名正言顺的“国舅”,在朝中地位也逐渐窜升。隋乂为左相,而廖明升为右相,二人争斗与日俱多。随后有廖明升一党诬陷隋乂里通外国,甚至跟旧党谋求复辟。此案事关重大,女皇琪儿拿不定主意,案子一拖再拖。刘愈闻讯之后,长时间未做宣判,就在所有人以为刘愈会继续袒护廖明升时,宫里却突然下旨将廖明升下狱,并在三天内以雷霆之势诛除了廖明升一党。朝廷上下一片称快。廖明升身死,在狱中相见的也是刘愈。廖明升见过刘愈后,便服毒自尽,朝中盘踞多年的廖党也告彻底瓦解。刘愈终究未让他寿终正寝。但同时,左相隋乂也被罢官,由隋妤再次出任独相,辅政。很快,朝廷内一些新派官员逐渐崛起。正应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刘愈在多年后仍旧感慨:“若非我重用了廖卿,也不至于令好徒弟身死。错在我。”(全书完)

广元哪家治牛皮癣好
南宁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云浮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标签

上一页:南栀陆离2

下一页:情有余温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