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篡天 第一百八十七章 尉氏风云——恩同再造

2020/02/15 来源:黔南州信息港

导读

篡天 第一百八十七章 尉氏风云——恩同再造可是人家刘仁善连修真是什么都不太了解。一看到功法的介绍和内容以及详细的注解啊描述啊,什么

篡天 第一百八十七章 尉氏风云——恩同再造

可是人家刘仁善连修真是什么都不太了解。

一看到功法的介绍和内容以及详细的注解啊描述啊,什么化一木为林海,沙漠森林啊,万物苍华啊等等的,以及各种强大的术法的描述,刘仁善果断傻*了。

刘仁善以为,自己主公给自己的,了不起就是普通修真的一般的功法。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主公会给自己功法居然这么牛*,简直就是把牛*架在金銮殿上,牛*到爆了!

功法上记载的到达了一定实力掌握了术法施放术法后的威力,就连神仙也做不到,神仙都做不到,有木有?

传説中的神仙的神奇和强大,在这功法上面连提鞋都不配。

蜀山,到时候真正修炼到了那个地步,蜀山就是渣渣,看都不用在看一眼。

你要是一个圣王,你会看得起一个最高高手是渡劫或者是大罗金仙的势力吗?

显然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物。

刘仁善顿时想到了太多太多,对夏侯宇龙的忠心和崇拜更是疯狂到爆了。

“主…主…主…主公,这…上面…记载…的,都…是真…真…真…真…真的?”

也不能怪人家仁善没有见过世面,毕竟像唐末和夏超那样一路陪着夏侯宇龙走来,被夏侯宇龙一有时间就摧残、震惊、打击的人物的心态,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

刘仁善就是见过了世面见到这功法也会这般。

或者,见到了修真其实充满了凶险,充满了太多的不容易,看到这功法之后説不定会激动地脑溢血而死的。

刘仁善一句话,愣是説了好半天才顺利的説出口,顿时让龙大少觉得丢人。

照刘仁善这样子説话,人家结巴都比他强

,而且强的不是一星半diǎn。

人家结巴好歹能够超常发挥,説出三个字连起来,一句简单的多个字连起来的话。

龙大少顿时怒了,一脚踢在刘仁善的屁股上,刘仁善顿时摔了个狗吃屎。

“真没出息,不就是一部功法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本少这里多的是,你也不要推辞,以后本少给你什么就接着。

还有,以后要叫我少主,听起来舒服,这是命令。

什么主公主公的,我爹还活得好好的那,丫的,气死本少了,还不滚起来!”

夏侯宇龙的愤怒多半是装的,但是刘仁善却是不认为是装的,而是认为龙大少真的怒了,但是刘仁善心中却是充满了感动。

这样的命令,这样的少主,敢不效死命?!

刘仁善也恢复过来了,龙大少都怒发冲冠的説这是命令了,而且自己刚刚可是踏踏实实的摔了一个狗吃屎,还拒绝,再厚的脸皮也丢不起呀。

“是,少主,我刘仁善一定好好干!”

此时刘仁善被摔醒了,也掌握住了龙大少的习惯,跟着改变自己説话的方式。

嗯,果然是可造之材,这洞若观火和察言观色的本领和投其所好的本领就十分强大。

夏侯宇龙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心中给了刘仁善这样一个评价。

龙大少也知道刘仁善已经适应了,有了强者的心态了,顿时正色道:“仁善,这玉简中包含了许多的修真知识,也有你的功法全部的详细信息以及内功和修真的区别对比等知识,你定要全部把这些理解通透,记在心中,更要善于运用。

要是不会运用,那就是记下来也没用。

记住了,学的目的,就是用!

功法,你自己也要好好修炼,我不会给你规定什么限制时间。

但是等我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希望你不会比夏超和唐末二人差,记住好好按照玉简中的心得和体会修炼,多多领悟。”

刘仁善深深diǎn了diǎn头,眼中闪现着感动。

“仁善,还有这个,这个是给嫂嫂王柔的功法,十分适合女子修炼,本身也不复杂,功效和一些详细的信息我也如同方才给你的玉简一样的方式记载了。

还有这玉简,一旦被滴血认主之后,只有你可以看里面的东西,其他人都不会看到的。

下面还有一个玉简,这块红色的光玉简里面记载了我的一些兵法、战略、外交、政治、军事等方面的见解,这个你一定要好好研究,现在就滴血吧。”

刘仁善深深diǎn头,将红色玉简滴血认主,开始探查,一查之后,浑身一震,良久才颤抖的回过神来。

刘仁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夏侯宇龙深深磕了三个响头。

“少主,大恩大德,仁善永记在心中,再造之恩,仁善无以为报,唯有尽快将天下统一,使百姓能更早的安居乐业,四海升平,永无忧患!”

夏侯宇龙静静的看着刘仁善,对于刘仁善的三个响头,这次夏侯宇龙却是没有再躲避了,坦然的承受了。

夏侯宇龙知道自己和xiǎo天总结出来的军事、政治等等方面的精华和无数经典的案例以及无数精妙和层出不穷的分析,对于将门出身的刘仁善真正意味着什么。

那是可以生生将他从地狱拉到天堂,让他脱胎换骨的东西。

这,对于刘仁善,对于刘家,就是再造之恩,而这东西是夏侯宇龙给的,夏侯宇龙接受叩拜,当之无愧。

刘仁善也算是龙大少的半个徒弟了。

“仁善,今晚你好好参悟功法,待会和你夫人一起,按部就班,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但是必定要重视。

今晚你们就可以修炼了,给,这里有两块灵玉,对于你们修炼有帮助。”

夏侯宇龙説完,掏出了两块极品灵玉出来,递给刘仁善,刘仁善顿时知道怎么做了。

“记住了,修炼成功了,稳固好了,就行了,马上参悟和理解以及记忆那红色玉简中的东西,成龙成虫,就看你的了。

丑时末,我再来找你,至于嫂嫂,她想修炼多久都行,但是千万不要急躁,每一部都要稳固好。

好了,你回去吧,我也该休息一下了。

对了,回去想想丑时(凌晨一到三diǎn)末我们要干什么吧,到时候就由你来説了。”

夏侯宇龙説了一晚上,见説完了,顿时心中感到无比的轻快,伸了个懒腰。

夏侯韬望着又是摇头轻笑,但是夏侯韬曚子中的亮光却是更甚。

这一次,夏侯韬又从自己侄儿身上学到了太多东西。

随即,夏侯宇龙撤去阵法,带着夏超和二叔还有刘仁善出了书房。

分别时,夏侯宇龙将夏超和唐末的真实修为和真正的战力传音给了刘仁善,并且吩咐夏超去保护刘仁善,这才与自己二叔各自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此番商议,却是花了许多的时间,按现代的时间看,十diǎn了,他们是六diǎn吃的饭,差不多一个xiǎo时吃饭。

按此算来,此番谈话,却是足足三个xiǎo时,但这三个xiǎo时,却似改变了刘仁善的命运。

夏侯宇龙却是不觉得什么,道气一运转,将疲劳全部化去,回房去了。

标签

友情链接